師德文教(股)公司 - 師資訓練、檢定認證、英語資訊、英語人才資料庫、英語教學討論區、英語教學用書、委辦師訓、師資先修班、TKT、教師聯誼會、兒童英檢、全國兒童英語檢定、兒童英語檢定、兒童英語
LINE ID搜尋:@cetline
好友人數
 
  標題:雙語教育在新加坡
  分類:英語教學議題
  作者:周中天
  時間:2004/5/1
  內文:

語言背景與環境
     新加坡為馬來半島南端的一個小島。於1819年開埠,1824年Stamford Raffles 爵士說服Sultan割讓新加坡給英國。除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曾受日本統治外,1824-1942 及1945-1959年,一百多年間都是英屬殖民地。1959年獲自治,李光耀組閣,雖享內政自主權,但國防外交,仍受英國操控。為逼英國交出政權,新加坡於1963年加入馬來西亞聯邦,二年後退出,自組共和國。1965年獨立前後,官方主要語言是英語與馬來語。目前,有百分75以上的人口為中國人,其次為馬來人(14-15%)、印度人(7%-7.5%,多數是南印度的淡米爾人)。英、中、馬來語、淡米爾語是四大「國語」。其中英語為工作、商業及行政用語,地位也最崇高,部分原因是殖民歷史使然。為推行種族和諧,牌誌用多種語言標示,並定有Racial Harmony Day(種族融合日,7月21日)。
  新加坡與香港有許多相似點,皆是受英國影響但以華人為主的社會。相較於香港屬同質化 (homogeneous) 社區,新加坡是個多種族、多文化與多語分用 (polyglossic) 的國家。除了四大民族外,還有20個特殊的方言族群。而華人族群中,福建、潮州、廣東和客家是四大方言。語碼轉換 (code switching) 現象在新加坡很普遍。

英語為主、母語為輔的語言政策
 新加坡語言政策的發展隨著歷史與政治局勢演變,大致從放任多種語言並用,轉變成政府強力規劃的以英語為主、母語為輔的語言政策。
  1989年李光耀受邀到汶萊 (Brunei) 王室作客時,曾表示像新加坡這樣的小國,除了透過英語來建立國際脈絡外,別無選擇;而提倡母語教育是為了避免接受英語教育的菁英 (elite) 與其餘大多數人產生鴻溝。
  在社會經濟的自然發展以及政府刻意提倡之下,新加坡社會裡,英語佔據高等語言 (high language) 的地位,是相當自然的結果。中上層社會通用英語溝通;說英語流利的人其社經地位與教育程度也較高 (Foley, 1998)。另外,華人家庭中,使用方言的比例逐漸下降,使用普通話(北京話)的則顯著增多。表一為1980年及1990年新加坡人在家中所用主要(dominant)語言的統計調查(Gupta & Siew, 1995)。除了說英語和普通話的家庭增加外,其它語系的方言皆下降。此外, Tan (1998) 於1998年對210位小四、小五學生所做的問卷調查也發現,家中最常使用的語言為英語 (65.7%),次為普通話 (62.9%)、馬來語 (11.4%)及淡米爾語 (4.3%)。表二是人口普查資料中,所顯示華人家庭用語的情況(陳重瑜,2003);可以看出,使用英語和普通話的比例顯著增加,使用中國方言的顯著減少,英語、普通話、方言的使用比例在2000年是:英語(23.9%)、普通話(45.1%)、方言(30.7%)。表三是新加坡教育部對小一華族新生家庭常用語百分比的紀錄,從其中同樣可以看出,從1980年至2001年,方言的使用銳減,英語和普通話使用顯著增加,2001年華人家庭語言使用比例是:英語(44.9%)、普通話(52.7%)、方言(1.8%)。

表一、新加坡家庭使用的主要語言調查
語言
1980年
1990年
英語
11.6 %
20.8 %
北京話
10.2 %
23.7 %
中國方言
59.5 %
38.2 %
馬來語
13.9 %
13.6 %
淡米爾語
3.1 %
3.0 %
其他
1.7 %
0.7 %
  
  表二、新加坡人口普查報告:華族家庭用語

方言
華語
英語
其他
1980
76.2
13.1
10.2
0.5
1990
48.2
30.0
21.4
0.4
2000
30.7
45.1
23.9
0.4
  
 
  表三、教育部公佈華族小一學生家庭常用語言百分比

方言
華語
英語
其他
1980
64.4
25.9
9.3
0.3
1989
  7.2
69.1
23.3
0.4
1990
  5.6
67.9
26.3
0.2
1991
  4.5
66.6
28.6
0.3
2001
  1.8
52.7
44.9
0.6
  
  
  表二與表三堛獐あr有相當差距,似乎有錯誤。但是依據陳重瑜(2003)的解釋,表二中,人口普查報告顯示的是家庭中成年人之間使用的語言,表三小學一年級新生的家庭用語調查,顯示的則是家長與小朋友之間使用的語言。將此兩表格資料對比,看出新加坡成年人家庭用語固然朝向英語和普通話發展,在對孩子說話時,更是刻意使用英語和普通話,以期孩子在學校語言學習不要落後,這種心理是很容易理解的。


學校語言課程

  分流課程
 新加坡的中小學課程,以課程分流最具特色;也可充分表現出對於雙語政策的規劃用心。
 1980年的小學分流課程
  早在1979年,「吳慶瑞教育委員會報告書」就建議實施了三階段語言分流(language streams)教學:小三結束、小學畢業及初中畢業。實施內容大抵如下:學生於小三結束時,參加英語、母語與數學三科考試。依照能力分級至三種班別就讀--智等學生讀雙語班三年 (Normal)、中等學生上延長 (Extended) 雙語班五年、及愚等(成績最差的20%)學生讀五年單一語言班 (monolingual)。此制度於1980年實施後,引起不少批評。例如,反對者認為語文學習只是智力測驗的一部分,分流學習對語文程度不好,但理工方面有天賦的人極不公平。
  1991年「改革小學教育方案」
  目前的做法是在小三結束時,校方即提供家長有關學生分流的建議。小四要升小五時,學校評估學生英語、母語及數學這三科的能力表現,然後按其成績去分流適合學生程度的課程--EM1, EM2, EM3。若有必要及人數足夠,可再多出第四個分流ME3。一般說來,大部份學生上 EM2課程;且不同分流間是可以轉換的。
EM1
成績特優,可以同時以英語和母語為第一語言,學習英語與高級母語
EM2
普通能力組,英語課程屬第一語言程度,而母語為第二語言
EM3
學基礎(foundation)英語及基本(basic)母語,強調母語的聽/說技能與閱讀
ME3
低成就者,學高級 (higher)母語及基本英語,強調英語的聽/說技能與閱讀,全部科目的教學語言為母語

 從這個分流方案來看,可以知道主事者心目中的基本理念是:均衡雙語(balanced bilingualism)是特優人才方可達到的境界,並不是人人可達到的。學生分組中,所謂EM1,是English and Mother Tongue1st degree的簡寫,就是指英語為主,但母語也能達到最佳的第一級程度;一般學生 (EM2) 只要達到英語為主、母語為輔的目標;低程度(EM3)學生,只學基礎英語和基礎母語。以上三組學生,除語文課外,其他科目授課都以英語進行。另外,ME3組的學生,學習以母語為主,再輔以基礎英語,其特色是所有科目授課都以母語進行。
  1991年開始的新方案,與1980年的分流課程最大的不同,在於對低程度學生的處理。原來的方案中,所謂「愚等」的學生只能上單語課程,失去學習另一語言的機會;新的方案中,低程度學生,仍有在母語之外學習英語的機會。
 這四組小學畢業生,須參加全國性的小學離校考試 (PSLE)(類似台灣的升學分發考試)。依據PSLE的成績,再決定學生進入哪一類的初中學就讀,包括:特選 (Special)、快捷 (Express)、普通學術 (Normal Academic) 與普通工藝 (Normal Technical),以後再一關一關地逐步向上競爭發展。


  小學課程內容
     小學分為兩階段:小一至小四屬奠基(foundation)期,而小五至小六為定向(orientation) 階段。表四為國立(national)學校奠基階段的課程結構及授課節數;表五則為定向階段的課程結構及各分流的授課節數。

表四、新加坡小一至小四的課程結構
科目
(每節30分鐘)
每周各年級授課節數

小一
小二
小三
小四
英語
17
17
15
13
母語及道德教育
15
13
12
11
其他
16
17
22
25
全部課程節數
48
47
49
49

表五、小五及小六各分流的課程
科目
(每節30分鐘)
每周授課節數

EM1
EM2
EM3
英語
12
13
16
中文/馬來語/淡米爾語
10
8
4
其他
27
28
29
全部課程節數
49
49
49


  初中課程內容
     初中學生,依據小學離校測驗成績,進入四種分流課程:特選(Special)、快捷(Express)、普通學術(Normal Academic)與普通工藝(Normal Technical)。表六為初中各分流的授課節數。

表六、中一及中二學生每週課表
科目
(每節為35至40分鐘)
每周授課節數

特選
快捷
普通
學術
普通
工藝
考試科目
英語
6
6
8
中文/馬來語/淡米爾語或基本的上述母語
6
6
3
其他
28
28
29
全部課程節數
40
40
40

  從以上表四至表六中,可以看出的是:一、語文科目(包括英語和母語)的教學時數,在小學階段,約佔課程總時數的二分之一至三分之二;可見語文為一切學習的重要工具,新加坡能體認這種重要性,因而在小學課程中,對其特加重視,到初中階段,才逐漸減為課程總時數的三分之一以下。二、母語的上課時數逐年減少,從小學一年級的每週15節,減少到小五、小六時的四節至十節;到中學階段,母語只剩下三節至六節。可以看出,愈往上發展,英語和母語所佔比重相差愈形懸殊。三、有趣的是,從小學五年級以後的分組課程來看,高程度學生學母語的時間要比低程度學生還多,低程度學生學英語課的時數要比高程度學生還多,似乎顯示,課程設計者相信高程度學生須要較多母語訓練,以達到雙語並重的理想,而低程度學生(EM3)既然難以雙語並重,不如多接受英語訓練,以應求職需要。

現況與檢討
 新加坡在多種族、多文化的環境下,發展出具有本身特色的雙語政策,用「英語」凝聚了人民向心力,並讓各種族產生認同感(identity);的確有許多值得學習參考之處;但是在推動雙語政策上,所產生的一些難題,也值得警惕深思。

  分流教育的壓力
  如前所述,新加坡政府的雙語教育為顧及每個學生的能力差異,因此從小四開始,有一連串的分流測驗,把學生分成上述各種等級,限定其出路;分流課程的最大特色,便是英語與母語科目的比重差異。
  當然,分流教育的結果讓學生被貼上不同的標籤,造成後段學生的自信心受損,而前段的學生則要不斷面對殘酷競爭。這種現象,在我國已有許多討論,於此不再贅述。

 新加坡式英語(Singlish)的形成
  新加坡英語源自英國,但百餘年的發展結果,已融入地方色彩 (local flavor)
發展出自己區域性的英語,不但吸收當地語系及方言(馬來語、泰米爾語及華語)的詞彙與語法,且有特殊腔調與發音。有人認為新加坡英語是正統、合法的一種英語 (indigenized varieties of English),而非不合標準的英式英語變體,認為有其特色及社會功能,不必完全否定其地位。
  新加坡政府對此立場顯然是反對的,因此,1999年開始發起「講正確英語運動」(Speak Good English Movement)。其對象為所有 40歲以下的國民及全國學生。政府亦舉辦了很多活動,還設置網站 (http://www.sgem.org.sg) 供民眾透過電子郵件提問英語相關疑難。
 
 母語的式微
 新加坡人口中,華人佔大部分,方言眾多,新加坡也提倡說華語(Mandarin)運動,宣揚儒家思想。公共場所及計程車到處可看到"Speak Mandarin"的海報與貼紙,但是在整個語言政策上,華文的地位遠不如英語,卻是事實。
 自1987年起,新加坡學校課程幾乎全以英語進行,華語或其他母語只是一個科目,而前面也提到,一般家庭用語都已逐漸轉為英語的現象來看,各種母語(包括華語)的使用在新加坡可能會日漸式微;可能將來English或Singlish成了下一代的母語。

結語
  以上所討論現象,所顯示的最根本的一項問題,還是在於一個所謂「雙語社會」,絕非一蹴可及的理想。均衡雙語並非人人都能達到的境界,以新加坡長達一百多年身為英國殖民地的背景,又傾全力推行雙語數十年,還是產生以上所提到的這些難以克服的難題,其他缺少英語背景與環境的地區(如臺灣)要期望在幾年內成為所謂雙語社會,更是談何容易。


參考資料

中文部分
云惟利編 (1996)。新加坡社會和語言。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
陳重瑜 (2003)。新加坡的雙語教育、華語教學以及華語運動。台北:東亞地區語文使用與教學現況研討會。
新加坡教育部網站:  http://www1.moe.edu.sg


英語部分
Gupta, Anthea Fraser and Siew Pui Yeok (1995). Language shift in a Singapore Family. Journal of Multilingual and Multicultural Development. Vol. 16, No. 4, 1995.
Report of the Committee on Compulsory Education in Singapore. (2000)
Tan, Al-Girl (1998). An Exploratory Study of Singaporean Primary Pupils’ Desirable Activities for English Lessons. Education Journal, 26 (1), pp. 59-76. 

◎關於作者:現任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翻譯研究所所長及英語系教授

 



電話:(02)2382-0961 傳真:(02)2382-0841 客服信箱:service@cet-taiwan.com
Copyright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師德文教股份有限公司 Caves Educational Training Co., Ltd 版權所有